总理再出硬招:解放“人才”,解放“人力”!

2016-06-20 00:00浏览:2379次

6月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,确定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的措施,决定再取消一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。解读起来,两项议题实为解放“人才”,解放“人力”。前者主要针对高校和科研院所的高级科研人员,后者则与千千万万普通劳动者密切相关。

 

4月15日,李克强考察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,在北大召开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。他在会上承诺,将出台经费使用上更加合理调动教学科研人员积极性的文件,以及通过简政放权给高校必要办学自主权的文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仅仅一个半月后,相关文件即上常务会并通过。新规以改革经费使用管理为主,同时也涉及减少审批、给高校更多自主权。问题导向的思路非常明确,每一条都是有针对性地解决对科研人员束缚已久、对科研开展掣肘已久、方方面面抱怨已久的弊端。一是简化中央财政科研项目预算编制,将直接费用中多数科目预算调剂权下放给项目承担单位。即根据实际科研需要,“打酱油的钱可以买醋”。二是大幅提高人员费比例。增加间接费用比重,用于人员激励的绩效支出占直接费用扣除设备购置费的比例,最高可从原来的5%提高到20%。对劳务费不设比例限制。三是差旅会议管理不简单比照机关和公务员。四是简化科研仪器设备采购管理。五是合理扩大中央高校、科研院所基建项目自主权。同时要落实和研究完善股权激励政策,建立科研财务助理等制度,精简各类检查评审。

 

梳理这些让人畅快的新规,马上便联想到两天前,总理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、两院院士大会、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那些掷地有声的话:“一流的科研机构、一流的高校、一流的科技成果,从不是靠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管出来的!”“不能用管理行政人员的办法管理教学科研人员。”“要把科研人员从繁琐的表格中解放出来。” 

 

当天常务会还决定,在近两年已分五批取消272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基础上,再取消47项职业资格。至此,各部门设置的职业资格总量比本届政府成立之初已减少50%以上。

 

    不必要的职业资格,最大流弊是抬高了就业创业的门槛,导致制度性交易成本上升。当大中专毕业生一个个忙着“考证”、各行各业的劳动者总为无谓的“上岗证”或资质感到焦虑和不踏实时,人力人才资源谈何涌流?所以李克强在会上强调,这样的取消,能为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创业和去产能中人员转岗创造便利条件。

    

然而清理和取消的过程不可能没难度,设置者总是不愿意“放”的。为什么?指着这些资格收费的,有之;养人的,有之;甚至不乏从中寻租者。这一次,从总理到有关部门,下了大决心、花了大力气,一定要动这块“奶酪”。在这样“壮士断腕”的气魄面前,六批,一步一个脚印走来,制约就业创业的状况已大有改观。

 

本届政府牢牢扭住不放的“牛鼻子”——简政放权、放管结合、优化服务改革,无论是在科研领域,还是在职业资格领域,核心要义便是要把“人”的力量解放出来。人是中国最大的资源,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。两者结合,将会充分激发“人才”的创造力,释放“人力”的巨大潜能。(第一财经 陈翰咏)

 

延伸阅读

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部署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,对他们的成长给予更多关爱帮助;确定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的措施,更大激发科研人员创新创造活力;决定再取消一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,持续降低就业创业门槛。

 

会议指出,儿童是家庭的希望和国家、民族的未来。我国儿童权益保障体系不断健全,生存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,但也有一些儿童因家庭贫困、自身残疾或缺乏有效监护陷入生活、安全等困境。为困境儿童提供保障,是社保兜底机制的重要内容,也是家庭、政府和社会的共同责任。一要将困境儿童分类纳入孤儿保障、特困人员救助供养、最低生活保障、临时救助等范围,确保其基本生活。对父母没有监护能力且无其他监护人的儿童,由儿童福利机构抚养。二要对重病、重残儿童,居民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给予倾斜,医疗救助对符合条件的适当提高报销比例与封顶线。对低保家庭儿童、重残儿童参加基本医保个人缴费给予补贴,对纳入特困人员救助供养的儿童参保给予全额资助。三要建立随班就读保障体系,为家庭困难的残疾儿童提供包括高中阶段在内的12年免费教育,确保困境儿童不失学。四要构建县、乡、村三级网络,强化家庭责任,完善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等机制,为困境儿童提供关爱照料、心理疏导、监护干预指导等服务,依法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,使他们安全无虞、生活无忧。

 

会议指出,深入贯彻全国科技创新大会精神,形成充满活力的科技管理和运行机制,推进科研领域“放管服”改革,更大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、创造性,对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推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落实“三去一降一补”任务,培育新动能,增强发展内生动力,迈向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,具有重要意义。会议确定,一是简化中央财政科研项目预算编制,将直接费用中多数科目预算调剂权下放给项目承担单位。项目年度剩余资金可结转下年使用,最终结余资金可按规定留归项目承担单位使用。二是大幅提高人员费比例。增加间接费用比重,用于人员激励的绩效支出占直接费用扣除设备购置费的比例,最高可从原来的5%提高到20%。对劳务费不设比例限制,参与项目的研究生、博士后及聘用的研究人员、科研辅助人员等均可按规定标准开支劳务费。三是差旅会议管理不简单比照机关和公务员。中央高校、科研院所可根据工作需要,合理研究制定差旅费管理办法,确定业务性会议规模和开支标准等。四是简化科研仪器设备采购管理,中央高校、科研院所对集中采购目录内的项目可自行采购和选择评审专家。对进口仪器设备实行备案制。五是合理扩大中央高校、科研院所基建项目自主权,简化用地、环评等手续,对利用自有资金、不申请政府投资的项目由审批改为备案。同时,要落实和研究完善股权激励政策,建立科研财务助理等制度,精简各类检查评审。高校和科研院所要强化自我约束意识,完善内控机制,确保接得住、管得好,营造更好科研环

 

会议指出,取消不必要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,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,也是为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创业和去产能中人员转岗创造便利条件。在近两年已分五批取消272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基础上,会议决定,再取消招标师、物业管理师、市场管理员、插花员等47项职业资格。至此,各部门设置的职业资格总量比本届政府成立之初已减少50%以上。下一步要在继续取消职业资格的同时,公布实施国家职业资格目录清单,清单外一律不得许可和认定职业资格,清单内除准入类职业资格外一律不得与就业创业挂钩。